公章与法定代表人签字效力位阶探讨

时间:2020-03-26 17:13:39

一、引言
      在企业的实际经营中,各种合同、文书都需要签字或者盖公章才能具有法律效力。文书上既有公章又有法定代表人的签字,此时文书的效力应无异议。但在有些案件中,如果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签字有冲突、矛盾之处,比如内容相抵触的两份文件上分别有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签字,如何确认公章与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效力就成为了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二、公章、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效力
      1.公章的效力

      公章是企业法人权利的象征,依法刻制的公章或专用章是企业法人经工商机关登记备案确认的对世性符号凭证,是法人行使管理本单位事务、对外承担法律义务和后果的标记,也是能够证明和记录单位身份、权利义务关系、业务活动或者有关事实的凭证。故在订立合同时,若合同没有特别约定,那么公司在合同书上加盖公章之后该合同即告成立,对公司具有约束力。

      《合同法》第32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可见,当事人签字与加盖印章不需要同时具备,有其一即可。也就是说,只要盖了法人公章,即使没有法定代表人或法定代表人授权的人签章,合同同样生效,除非当事人对合同生效的条件有特殊约定或法律、法规有特别规定。

      但文书盖有公章,仅使该文书具有代表公司意思的外在形式要素,在公章持有者非基于公司意思持有公章等情况下,盖有公章的文书并不当然代表公司意思。在现行立法和司法实践中,审查是否盖有法人公章往往是判断民事活动是否成立的重要标准。

      2.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效力

      法定代表人是公司的诉讼意志代表主体,在公司章程或者公司权力机构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没有作出限制的情况下,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义从事的民事诉讼活动,一般即应视为公司的诉讼行为,其法律后果由公司承受。

      依照《合同法》第32条的规定,当事人签字也可以导致合同成立,而作为法人的公司签字主要是指法定代表人的签字,当然也包含公司授权的其他人的签字。故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进行的行为,其签字与公司公章具有同等效力,对公司具有约束力,该行为的一切经济利益及法律后果均由公司承担;若其行为不能认定为代表公司行为,则其一切法律后果均由法定代表人个人承担,与公司无关。故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有效性是以代表公司为前提条件的。

三、公章与法定代表人签字效力位阶

      1.合同中仅有法定代表人的签字而未加盖公司公章时,交易相对方须举证证明其签字时是履行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务行为而非个人行为,而不是其私下行为,否则应认定为个人行为。
 
      在天津置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新疆保利天然投资有限公司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案【案号:(2018)最高法民再161号】一案中,最高院认为因通知上仅有法定代表人签字,而无公司公章,应当由相对方举证证明其签字时是履行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务行为而非个人行为。详细表述如下:

      由于《回购股权通知》上仅有蓝宁的签字,而没有保利天然公司加盖的公章,因此,置信公司就要举证证明蓝宁签字时是履行保利天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职务的行为,而不是蓝宁的私下行为。

      本院认为,由于置信公司徐强的陈述和证人蓝宁关于其在《回购股权通知》上签字是代表公司行为的证言,均为孤证,没有其他任何证据予以支持,据此,置信公司徐强的陈述和证人蓝宁的证言,并不能使本院确信蓝宁的签字就是其履行保利天然公司法定代表人职务的行为,而不是蓝宁的私下行为。置信公司的举证没有达到让本院确信蓝宁在《回购股权通知》上的签字就是其履行保利天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职务的行为,而不是蓝宁的私下行为的程度,其举证责任没有完成,故应当认定《回购股权通知》没有送达到保利天然公司,对保利天然公司不发生法律效力。

      为了保证法定代表人签字时是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在我国,在法定代表人签字的同时,往往要求公司加盖公司印章,以保证二者的统一,防止法定代表人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代表公司做出意思表示。本案的《合作协议书》就是如此,既有法定代表人签字,又加盖有公司印章。《回购股权通知》作为履行《合作协议书》的重要方式,也应当采取同样的方式,至少要有双方公司盖章。如果缺少保利天然公司盖章,那么置信公司就有义务证明蓝宁签字的行为是代表保利天然公司的职务行为,而不是私人行为。恰恰在本案中,置信公司的举证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其就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故置信公司的这一观点,本院难以认同。

      2.在盖有公章的文书与法定代表人意思表示不一致情况下,原则上应以法定代表人意思为准。在盖有公章的文书与法定代表人意思表示不一致情况下,如果公司章程或者权力机构对究竟是法定代表人还是盖有公司公章的文书代表公司意志做出过明确意思表示的,应是公司意思自治的范畴,宜按公司意思认定。

      在威海双联起重挖掘有限公司、于强波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案号:(2017)最高法执监412号】一案中,最高院认为:威海中院(2017)鲁10执异31号裁定表明,孟勇在代表双联公司提出异议时已经明确“双联公司公章被他人非法占有,索要公章的诉讼已经法院受理,案号为(2016)鲁1002民初5057号,案由为返还原物纠纷,法定代表人孟勇代表公司启动执行异议程序。”由于孟勇已经明确了公章被他人非法占有,仅盖有公章的《撤诉申请》是否可以代表双联公司的真实意思则存有疑义。威海中院在异议审查程序中认可了法定代表人代表双联公司进行的诉讼活动,山东高院接受了孟勇代表双联公司提出的复议申,

      山东高院在复议审查程序中接受没有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撤回复议申请,而未审查该申请是否可以代表双联公司的真实意思,也未审查孟勇是否可以代表双联公司,存在事实认定不清的问题。

      四、结语

      公章作为公司的权利象征在对外效力上具有绝对性,而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效力却具有相对性。公章效力的绝对性在于公章在对外文书上一经加盖,如无特殊情况,就代表了公司的意思表示,对公司产生约束力。签字的相对性在于法定代表人签字的有效性是以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为前提条件而存在的。

      所以,公司类市场主体,在签订合同时,不管是什么合同,都应当要求对方公司加盖公章。如果对方没有加盖公章,那么应当想方设法要求对方加盖,否则,宁愿相信签字人是个人行为,不能代表公司,因为这样的结果极易引发纠纷,而且在诉讼中处于很不利的地位。
货物团队-卢朋辉

商账

专业处理各行各业的商业账务纠纷,合同纠纷

知识产权维权

提供著作权/版权,商标权,专利权的维权打假服务

律师合作

专利被侵权,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

Copyright © 2018-2038 北京中安德信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4050766号-1